泰山多打1人反倒乱了阵脚 逆境英雄为啥踢不了顺风球?
作者:网站小编  发布时间:2024-03-14 16:07:29

来源: 尹波说球

早早11打10,山东泰山似乎迎来了客场逆转横滨水手的天赐良机。岂料,正是这一变化成为比赛的转折点,双方人数对等时场面占优的客队,突然变得不会踢球了。横滨密不透风的铁桶阵迫使泰山降速,对攻战变成阵地战,泰山熟悉的节奏被打乱,不仅进攻威胁不再,还被对方反击偷袭得手,终至无力回天。

泰山近期在亚冠和中超赛场声名鹊起,当然是因为他们在爆冷淘汰川崎前锋的两回合经典狙击战中表现出的超强的斗志和韧性,中超前两轮也踢出了令人耳目一新的“亚冠节奏”,但与此同时,建立在崔康熙标志性高位逼抢基础上的持续压迫性冲击打法,亦是球队能够连克强敌,且比赛激烈、精彩、跌宕起伏,让人看得过瘾的关键所在。不过,这种打法有个基本前提,那就是对手同样踢得不保守,两队攻防转换流畅,向前的意识强,场面大开大合。

泰山本赛季前三场亚冠和前两轮中超,都具备这一前提。川崎前锋和横滨水手实力均在泰山之上,前者攻强守弱,后者攻守平衡,进攻节奏快而高效。亚泰、国安虽踢客场,却皆以对攻阵势挑战泰山。与这四个对手的五场比赛,风格和节奏是泰山最喜欢、最擅长的,所以场场踢来酣畅淋漓。个人能力突出的克雷桑、卡扎施维利、费南多和贾德松等高手如鱼得水,踢出了超常的气势和水准。

第六场,即亚冠八进四第二回合再战横滨水手,本来也是前五场比赛的翻版。尽管天时地利人和都在主队一边,可泰山上半时依然不断向对方施压,进攻端的数据和效果都要好于对手。若非带伤出战的克雷桑威力明显下降,泰山前45分钟就应该有进球了。一旦总比分扳平,士气此消彼长,横滨重蹈川崎覆辙的概率相当之高。即使客队上半时未能进球,只要下半时一直按这种节奏踢下去,打破主队城门就只是个时间问题。

然而,下半时开场不久,横滨的那张红牌出现了。这本是泰山攻击端高压奏效的体现,意味着客队开始全面掌控比赛主动权,主队很难再像上半时那样保持互有攻守的均势,而不得不收缩防线改打防反,泰山攻势更盛、攻击群距对方球门更近,破门的机会自然更多。遗憾的是,横滨被迫退守禁区一线摆大巴,看似被攻得狼狈,实则其密集防守严重挤压了泰山的进攻空间,客队只能降速阵地攻坚,而这是崔康熙的弟子们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他们的速度、传切和冲击力之优无从施展,越想一口吃掉对手,越不知道如何下口。

于是,一再徒劳往返之后,心情急躁的泰山章法大乱,失误频频。前场进攻球员堆积过多导致中后场空虚,迟早会露出致命的破绽。结果,几乎是横滨10打11后第一次像样的反击机会,主队中场抢断后三传两递,便在门前形成二对一,四两拨千斤般完成反击进球。横滨总比分两球占先,泰山实际上大势已去。造成高准翼被罚下的那次进攻,更可谓提前杀死了比赛。

塞翁失马,焉知祸福?泰山逆境中不服输不放弃后来居上的血性值得赞赏,而遇到顺风球时竟然无所适从,以更高标准来要求,它显然还不能说是一支稳定成熟、善于应变的强队。不过,泰山在这届亚冠中的表现,已经超出了所有人赛前对它的预期,可以说为深陷历史最低谷的中国足球,保留了仅存的亮点和尊严。败军之将,仍可言勇。不屈之心,后会有期。

相关新闻 NEWS
昨精选4场全胜+精14场13不败!芬超 昨天狂取8胜7 芬超2场详细分析 昨4勝3 金場全勝 芬超臨界值深研 昨胜!重点四连击第1场:日皇杯 昨精选4场全胜+精14场13不败!日皇杯 澳威超 圣乔治VS洛克达尔 悉尼联盟vs思比瑞特 澳威超的江湖故事 世预赛中国男足0比1不敌韩国队 患哮喘的新加坡门神,差点从小去做餐饮 菲尔克鲁格:祝愿哈弗茨每场都能进球 维埃拉选梦幻五人组:博格坎普齐祖马克莱莱亨利 标晚:阿森纳希望说服16岁小将马丁留下 罗马诺:塞斯科肯定会继续留在欧洲 友谊赛-C罗梅开二度+任意球中柱 葡萄牙3-0爱尔兰 救命之恩!国足晋级 新加坡门将椰浆饭摊位地址曝光 马德兴:国足没奇迹中国有奇迹 该放权伊万换血了 40岁的新加坡门将桑尼是哮喘患者 但他拯救了国足 世预赛亚洲区18强:中日韩朝均出线 27日分组抽签 18强赛将分3个小组进行双循环赛 每组前2直通世界杯 奋楫2024·申花青训|2024中青锦标赛(职业俱乐部U17组)决赛第一阶段赛程表出炉 太逗!国足球迷疯狂感谢新加坡 扒出门将经营餐馆 呼吁消费瞬间挤爆 新鹏城鼓励拜合拉木:18强赛继续战斗,带着我们的梦继续前进 北青:国足还有老将会淡出,球队面临大面积换血 中新友谊万岁!新加坡1-3泰国保送国足惊险晋级世预赛18强赛 记者:国足教练管理团队和部分球员已经抵京 迪马济奥:国米有意克罗地亚国门科塔尔斯基,但竞争激烈 姆巴佩领衔欧洲杯,法国国家队官方商品闪耀登陆北京西单大悦城! 欧洲杯助攻王赔率:德布劳内居首,B费、姆巴佩分列二三 雷恩主席:豪门都对杜埃感兴趣,若报价合适不会强留 车枪魔都不去了,罗马诺:谢什科已决定留在莱比锡